莫如故

认真做事,持之以恒,感谢一路相随。

【all叶】荣耀理科班(10)

ooc是我的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5】 【6】 【7】 【8】 【9】


47


张佳乐心里苦,然而唐昊又何尝不是呢,这种被同学们曲解而明目张胆拉郎配的感受,实在是太心酸了。众所周知,上帝替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是把另外所有的窗都给你加密锁死的,所以令他们更心酸的事情没有猝不及防,只会如期而至。于是在他们试图开口对叶修说出真相的时候,叶修一直以一种,哦,我懂你们不用解释,我不听我不听的眼神看着他们,真的是日了狗了,有理也说不清啊。


可是另张佳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居然真的还有比这个更狗的事情,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王杰希后,一直被发老好人卡的肖时钦淡淡接了一句,“张佳乐,你居然背叛孙哲平,你怎么对得起他。”


叶修一向好奇心比较重,只一句就被肖时钦提起了兴趣,他随口一问,“哦,孙哲平哪位啊?”


江波涛微笑着抢答,“另一个理科班高三三班的,张佳乐的老相好。”


叶修的表情瞬间就多姿多彩了起来,全身心在表演着什么叫做十分好奇,求各位大佬们透个瓜吃。


张佳乐无语凝噎:我不是,我没有,他是哪根小草草我都不知道,老叶你听我解释啊!


而孙翔表示没问题,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分享嘛,满足你的愿望,遂翻出了一篇繁花血景的文,声情并茂地从有到尾朗读了一遍。黄少天还唯恐叶修感受不到其精髓,在孙翔讲到精彩处的时候,绘声绘色地添油加醋了一番。而准备扑上去与他们理论的张佳乐,被在他身边的唐昊给拦了下来。


张佳乐:不是,刚刚咱不是还同甘共苦的吗?怎的,还说叛变就叛变啊?


他算是看够了,这群不正经的就是对自己修修有企图,谁跟谁都不是一个战线的,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48


在张佳乐的持续炸毛,百口莫辩和叶修再三保证不说此事中,这件事才算勉强翻了篇。


当然是不是真的翻篇了,我们不得而知。


49


叶修的教课速度很快,于是下半节的数学课,他盘这个腿懒懒散散地坐在旋转椅子上,开始拉家常,“说真的,我挺佩服你们,上了那么久那位外教的课,不得不说他的口音是真的不敢恭维。”


黄少天意思意思地假惺惺一下,还摸了把辛酸泪演得跟真的一样,语气十分的哀怨,“那可不是吗,简直是太痛苦了。一个学年都过去了,说实话完全没有听懂他在讲些什么。上课就是写小作文的感觉,那笔记抄得呀,绵绵不绝。你说说看,以我的实力什么不在话下啊,诶……”


“难道不是从笔记中找规律?”张新杰皱着眉头纠正他。


“还不是因为他上课只给公式,又不细讲。”一向温和的江波涛也忍不住表示了他的不满。


叶修思考了一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笑,插了一嘴,“我觉得最魔性地还是他的迷之微笑,嗨,他可以讲啥都给你笑,真是太洗脑了。”


突然,刚刚还在为找到共同话题准备高谈阔论的高三四班同学们一同噤了声,那一天他们想起来外教用迷之微笑问他们“ Are you happy with that” 的场景。


对不起,我先怕为敬。


50


叶修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些挺拔的现在却蔫不拉叽的好苗子们,心道可真是被摧残地不轻啊,于是换个话题,开口提议,“说实话,高数中的统计挺无聊的诶,等上课上完,我们做点有意思的?”


“什么都行,”周泽楷终于找到存在感,弱弱地出声。


孙翔很是兴奋,“好哇,打扑克?”


全班瞬间爆笑,黄少天一边哈哈哈一边诽谤孙翔是怎么想的,张佳乐一边哈哈哈一边思考羊习习是真的多改喝喝六个核桃。


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叶修显得格外严肃,他开口说,“嗯,孙翔的提议很好。”


全班:???


叶修维持他严肃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提议新颖但概率很小。”


全班:哈哈哈,我们就知道。


孙翔暴躁:你们知道啥?知道啥!!!


51


“我说,你们就不能想一些跟数学有关的活动吗?不然老冯会找我麻烦。”叶修无奈。


“比如说?”喻文州决定还是把话语权和决定权交给叶修。


“比如说,”叶修就顺着他的话继续,“在地上扔骰子,找……”


“然后找一节课!”唐昊也兴奋了。


不是,唐昊你清醒一点!叶修默默地把假设检验这四个词咽了下去。


我们这是严肃认真的数学课,不是hide and seek好不好!


52


“所以你们觉得什么有意思,关于数学的。”叶修继续找话题。


“有选项吗?”张新杰很学术地问。


哟呵,感情你这理科思想还根生蒂固了,还要选项?


没问题,哥给你整一个,叶修点点头,“A公式推导,B带数运算。”


“有没有其他的选项?”肖时钦抽了抽嘴角,表示两个都不想选怎么办。其他人也一致默默在心底赞同着肖时钦的提问,显然是对这个结果也不是太满意。


“有,”叶修继续点头,“C都不喜欢。”


全班:……不是,喜欢叶修这个选项就不能有姓名是不是!!!我们申请要自己加!!!


TBC



【all叶】荣耀理科班(9)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巴拉拉能量,文风再变

*看到即是有缘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5】 【6】 【7】 【8】


43


我们先暂且不提重考是怎么在上周圆满结束的,上回刚说到方锐同学眼巴巴地把拉着叶修的腿正吐槽着韩文清而试图想让叶修多来看看他们,以达到无限刷修修好感的目的,这时韩大佬突然猝不及防地现身低调路过,然后冷冰冰地开口说了一句很是高调的话:“你选叶修,你问过我了没有?”


据说方锐当时就给跪了。


那其他在场的同学们也是大吃一惊,连你也要跟我们抢修修!


韩大佬都不屑于去跟他们解释,冷哼一声,走开了,还不忘提醒叶修,“今晚记得跟我出去吃饭。”留下一群懵懵的小年轻们。


所以韩大佬完全没有在乎自己钱不钱包脸的问题,他只在乎修修啊!


44


现在让我们回归正题,A2重考班结束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数学的结束,而是代表高三四班高数班的开始。


叶修在第一节高数课上就无比纠结也无比无奈地拿着一张崭新的高数课表告诉他的学生们一个不幸的事实,“从今天起就要开始上高数了,我数了数一周要加到14节课,我很能理解你们的感受,因为确实14节课的课量太辛苦了……”


“14节老叶的课”张佳乐把嘴张成一个圆圆的O型,“天啊,我有没有听错,张新杰你快掐我一把。”


张新杰有点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谁知他言语间也难掩激动,但还是很好地隐匿了自己的情绪,开口仍是清清冷冷地,“你没有听错。”


黄少天是最耿直的,有啥说啥,说话根本不拐弯,心中也藏不住话,“天啊,老叶就知道你最爱我了,每天就想着怎么跟我多相处一会儿,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怎么样是不是对你够好啊。”


喻文州仍然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高数的考纲,没有出声,但是为什么喻班长你的嘴角在疯狂地上扬呢?


叶修开始慌了,他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这群小年轻了。不是一周光数学课就14节很开心吗?你们不累我很累啊,你们怎么一个个心态都这么好啊?


不不不,一周只霸占叶修14节课怎么够呢,恨不得天天都是数学课才好。此为高三四班全体同学的共同心声以及美好愿望。


45


说到高三四班里谁是叶老师最关心的学生,那就非孙翔同学莫属了。光数数叶修以前一节课疯狂cue他的名字和下课后找着时间为他补习评讲试卷来说,孙翔与叶修呆在一起的时间最久。


所以这个时候,在叶修看不透这群小年轻的时候,叶修以充满希望的眼神望向撑着脑袋思考的孙翔。此时的孙翔还一副没有回过神来的迷惑小表情,叶修觉得终于有个正常人了,终于有同学要谴责这不为人着想的数学课量了,遂十分关切地开口,“羊习习,怎么了,课多抱怨两句也没什么的,大不了我再找老冯给调调……”


孙翔听到了叶修的话,抬起头盯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拍案而起,“你说你怎么只教14节课!”


叶修:……不是,那我该怎么办?我的课是真的很多啊!!!


其实孙翔同学只是反射弧长了一些罢了。


46


“那我们开始上课吧,看来各位很喜欢数学啊,”叶修哭笑不得。


不不不,喜欢数学得看情况,喜欢你倒是真的。


“今天我们来学习一下数学归纳法啊,”叶修拿起笔转身在白板上写板书。张佳乐默默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有些心有余悸地想,还好还好,不学向量啊。


最神奇的是,坐在他左边的唐昊同学似乎是看懂了他内心所想,竟然也露出了一副大兄弟,我懂你的表情,可谓是相当沉痛,相当难受了。


然后转过头来的叶老师就看着这俩人在眉来眼去,表情哀恸之中脑补了几十万字的狗血琼瑶版酸到掉牙的言情小说,没忍住咳了一声,“乐乐,糖糕课上呢,那什么调情咱课下搞行不?”


好,这太好了,少了俩情敌这不错呀!机会主义黄少天同学望着张佳乐和唐昊瞬间不知所措的面庞,赶紧抢在他们将要狡辩之前开口,“张佳乐同学和唐昊同学,你俩在宿舍里还没腻歪够吗?上课收敛一点,我知道你们在一起那是则不容易,那是经历了大风大浪,千辛万苦的。你们放心,只要我黄某人在,没人能拆得散你俩!怎么样,够不够义气!”


张佳乐:我可去你的吧!!!你的义气怎么不在我追修修的时候借我使使???


唐昊:好生气,不知道该说什么,mmp!!!


周泽楷眼神也随之一亮,连忙接着黄少天的话往下说,“支持!”思考了一会儿居然觉得自己刚刚好像还没有把话讲得特别明白,叶修可能会听不懂自己想要支持啥,惜字如金的校草赶紧又补了一句,“祝你们幸福!”


王杰希心中暗暗一笑,心想这种事少了本王岂不是很亏,于是他又凉凉地接了一句,“同学们,婚礼进行曲呢?响起来!”


教室里瞬间爆发出一片心有灵犀的鼓掌和向二位祝福的声音,不嫌热闹事大的孙翔同学已经开始在找音乐了。


望着叶修看着他们若有所思的脸,张佳乐瞬间炸毛:……&*%¥#@¥#王杰希,你是不是不信我可以把你炸成百花缭乱???


唐昊气得脸都憋红了:靠!!!!!!


TBC

现在这么容易挂的吗?



【all叶】荣耀理科班(8)

这是第5次被屏蔽了,我心很累.

走链接吧。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5】 【6】 【7】

重考特辑(没有写很久,高估自己了)


下面是【8】的链接

https://shimo.im/docs/LsiIvT7aIa0sX4nu

石墨看不了的朋友点下面看微博

https://m.weibo.cn/detail/4309604051709794

如果上面两个都看不了的话,刚刚又加了图片。










【all叶】荣耀理科班(7)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好了,我知道我文风突变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5】【6】


重考特辑(可能要写很久)


33


周泽楷很紧张,坐在他旁边的叶修也感受他身体微微的轻颤,叶修握住他的手。


十一月的风越发地猖狂起来,他们坐在石阶上挨在一起静静看着主楼中央最高大的一颗银杏树,树叶金黄黄的,也是颤颤巍巍的。


“穿这么少,冷吗?”叶修揉了揉周泽楷的头。


周泽楷抬眸望着他,迟疑了一会,他摇摇头。


“天暗得越来越早了,”叶修突然又说,伸出他修长的手指向不远处的街灯,“才四点,灯就都亮了。”


周泽楷只是望着他,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就静静地坐在暮色里,看着那柳絮状的云被撕裂,吹散。天空越来越黯淡,他们聆听着树叶沙沙飘落的声响,一同沉默着。


已过六点,楼道里的学生熙熙攘攘,脚步和交谈混杂的声音模糊且清晰。周泽楷突然感受到脖子上羊绒式的触感和暖洋洋的温热,再抬眸时叶修已经起身。


夜幕下他就那样带着点懒洋洋地微笑意,语气淡淡地,“不冷了吧。”


嗯,也不会紧张了。



34


喻文州从小就比别人努力很多,反应跟不上意识,他自己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缺陷。


“所以选择文科但还是在理科班?”叶修某天想起这件事问他。


他仍是笑笑没说话。


“班长大人,先把这个微积分解了呗。”叶修递给他一张纸,上面印着几道微积分大题,摸着热乎乎的,还飘着墨香。


“不问我现在为什么来找你?”喻文州接过纸,习惯性地转着笔。


叶修拉开一个椅子,在他旁边坐下,就这样跟他对视,“你难道不是来做题的?”


那天的卷子让喻文州感觉很不一样,他用了很多奇怪的解法,勉勉强强求出了结果,再转头时叶修早已经在他身边趴着睡得很香。


原来又用了这么久吗?喻文州无奈地叹息。


直到后来,身为班长的他去找叶修谈事情的时候,在办公桌上看到那些曾经单独找叶修他做的试卷被整整齐齐地用蓝色的长尾夹夹好,最顶上亮黄色的便签纸明晃晃的。上面写着,“文州连大学里的微积分都能解了,真了不起。”


他说真了不起。


带着一个歪歪扭扭丑兮兮的笑脸。


喻文州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想起了儿时那个再也不敢做的梦,梦中的他想在自己最不擅长的领域让别人刮目相看,他在最干涸的时候垂死挣扎,不想放弃,他还记得冬至雨夜里瑟缩在角落里的小小身影,夜灯下跟星星相伴那些刻苦的日子,而现在他要开始追寻真正自己的一片汪洋了。


去遨游吧。


不就是这样吗?鱼没有水,怎么存活?


35


张佳乐已经烦躁地把第二十二张成绩不理想的试卷揉成一团。


怎么这么背呢?他问自己。


说实话刷试卷已经刷到吐了,公式也来来回回默了很多遍了,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总是被叫做幸运E乐乐的他不敢再拿自己的运气去赌这场考试,他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多刷一点卷子,再多复习几次吧。


连续的阴雨天让他很不舒服,那种湿冷冷的感觉更是让他难受直地皱眉。


“乐乐还在呢?”从教室前门走进来的叶修从抽屉里拿了包糖出来,在张佳乐面前晃了晃,“吃不吃?”


“诶,我正烦着呢,”张佳乐头也没抬,继续埋头刻苦。


“可惜了,这么好吃的糖,”叶修假装叹息,低头看了一会儿还在认真的张佳乐,悠悠地说了声,“乐乐加油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啊,张佳乐在心里酸溜溜地诽谤起来。抬手伸个懒腰,突然听到清脆的落地声。


是甜到发齁的草莓糖,还有一张记满张佳乐错题的小本子,扉页上的墨迹还没有干,一看就是刚刚写上去的。


他说苦涩的乐乐需要中和啊。


他什么都知道。


张佳乐突然感到很奇怪,明明快要入冬,阳光好像直突突就进了他的心房,百花盛开了。


TBC


我知道这章很矫情,真的。

很酸很酸。





【all叶】四位战术大师在线分手(3)

·直播体overcooked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开开心心每一天


·有缘千里来相会


【1】【2】


分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喻文州心里默默地想。


什么,你还问离婚?


那你可以闭麦了你。


“干净的盘子要不要?”在右边兢兢业业的叶修送完菜,问了一句,好巧不巧的是,这个时候,右边的平台缓缓升起。


叶修觉得他今天沉默的次数格外的多。


肖时钦的绿眼晴妹妹走到一半,发现自己没发上去,急得在下面转悠了几圈,然后开口提出建议,“你把盘子扔下来?”


“不行,盘子会脏的!”正在与生菜激情奋斗,并有着严重强迫症的张新杰决不允许这么不严谨且不卫生的行为发生,连忙阻止。


“那煎好的牛排呢?”叶修继续发问。


肖时钦:“也扔下来吧。”


叶修:“哦,那我把牛排装在盘子上一起扔下来了。”


没来得及阻止的张新杰只发出了一个单音节:“不……”


然后牛排与盘子就被叶修齐齐扔了下来,一旁的肖时钦和喻文州默契地一人捡起一样,然后无事状地继续加入生菜和面包,然后等平台下降后好上菜。


张新杰:我常常因为太过强迫症而与你们格格不入。


【诶呦不行了,黑心厂家啊】

【四位战术大师在线黑心】

【张新杰的脸瞬间就跟微草一个色了】

【微草:hello?有事吗?】

【张新杰:别说一个队了,我终于连我自己都奶不动了吗?】

【张新杰:你们是不是想看我用十字架打人,你们说。】

【请问我现在是走程序呢,还是直接笑】

【各位边笑边截图吧,憋着不好真的】


好不容易熬过残忍的三分钟,其中这中间又经历了例如叶修终于看不下去左边三个人手忙脚乱的样子,然后端着最后一个刚刚出锅的牛排直接蹦下去,硬生生地把在中间装盘的喻文州撞开了,弄得喻文州的小狐狸一时间找不着北与叶修的小浣熊大眼瞪小眼的尴尬景象。不过幸好结局是好的,以三颗星过关,也让四个人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一关更加诡异了起来,下面是两辆敞篷的卡车只有锅,水池和出菜窗口,一辆做汉堡,一辆做汤,上面一辆卡车只装各种食材,会随时移动。


叶修严肃,“我觉得我们应该制定好策略。”


喻文州思索,“可是我们一忙起来未必会认真执行。”


肖时钦想想刚刚英勇无畏地纵身一跃,点头赞同,“喻队说的有道理。”


张新杰内心在咆哮,张新杰还能说什么呢,这个游戏玩得也太随便了吧,我日啊。


叶修沉吟了片刻,“有道理,那么随缘吧,今天分不分手就看大家了。”


【怎么这么快就友尽变分手了?】

【你们四位大神都真么会玩的吗?骚不过,骚不过。】


游戏终于开始,叶修喻文州在左边的小车上做汤,肖时钦和张新杰在右边的小车上做汉堡。上边的小车先是缓缓停在右边,张新杰和肖时钦一同照着左上角的菜谱搬食材。两个人都比较小心翼翼,拿两份的量就乖乖回去开始切菜煎牛排。


与他有着鲜明对比的,就是叶修和喻文州这对。


叶修:不就是把食材当作稀有材料一样运到自家门口,这个简单,这在荣耀里也没少做啊,好说好说。


于是他们的画风就是,三个番茄是吧,拿起来直接往家门口一扔,反正只有上面的车会走,等回来了在把地上的番茄捡起来炖了,问题不大。幸好张新杰正在认真忙着装盘,要是看到这幅比上次还变本加厉的情景,指不定一个手柄直逼他俩门面。哦上一句好像不太严谨,不符合张新杰的作风,对不起稍微更正一下,遭殃的只可能是喻文州,为了追老婆,张新杰是不会欺负叶修的,笑。


然而好巧不巧的是,其实两个人是算好了上面小车离开的时间,但是喻文州还是晚了一步,啪唧一声在两车的缝隙中刺溜了下去。


眼看着小狐狸不见了,叶修吃惊,“文州你……!”思索了一下用词,干巴巴地,“连你也离我而去了!”


喻文州:……你这是思索了一下用词吗?上一个离你而去的倒是谁啊,你告诉我?


【叶修:队友又抛下了我。】

【叶修:心好累,你们靠点谱成吗,ball ball你们了。】

【肖时钦又懵逼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笑死我了,刚刚小事情看了一眼叶修和喻队那边地上堆满的食材,硬生生忍住笑,没有叫张新杰。】

【哈哈哈,诶呦,小事情很有眼力了。】

【张新杰也是很认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切生菜。】

【哈哈哈,我的妈呀,你们skr而止】


过了三秒,叶修望着重新复活的小狐狸喻文州:……


喻文州这灼热的目光盯得不知所措,但还是决定在叶修之前开口,“唉,命如草芥的我,”他叹息了一声,看叶修没什么反应,再看了眼满地的食材,想了想又补了句,安慰道,“没事儿,番茄还在。”


TBC

今天突然很惆怅,没啥想写的感想。


【all叶】四位战术大师在线分手(2)

·直播体overcooked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开开心心每一天

·有缘千里来相会

点我看 【1】

Overcooked的最大魅力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当四位战术大师都在游戏界面的左边忙着切菜刷碗的时候,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右半边的地面裂开缓缓升起,然后人物根本就够不到右半边的煎锅,跳起来都够不到那该死的还在煎牛排的煎锅的时候,他们很默契地同时保持了沉默。

游戏中红色的烧糊标识已经响得越来越起劲了,喻文州第一个反应过来,操控着小狐狸就近拿了一个灭火器等着地面下降好灭火而叶修则是大爆手速按了游戏暂停。

开玩笑,再打下去就要翻车了。

【哈哈哈,防不胜防啊】

【修修那个表情是可爱本体了】

【哈哈哈,要不要这么逗,四位大神同步懵逼的表情】

【四张不可思议的脸 jpg.】

【已截图】

【楼上的,好东西要共同分享啊】

“咳,”叶修掩饰性的咳了一下,面不改色,“刚刚是错误示范,大家看清楚了吗?”然后转过头来,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对着张新杰道,“新杰啊,你看看,哥刚刚就跟你说了吧,这关有坑,你怎么不听呢?”

张新杰默,淡淡地瞥了叶修一眼,心说刚刚是谁说这游戏直白明了的。但是为了哄修修,张副队成功忍住了,千言万语化作叹息。

没办法,天大地大,还不是修修最大,得宠。

【天啊,修修你!】

【修修,妈妈看不下去了!】

【论新杰大大今晚背锅的总次数】

【水友们品品新杰大神的这个欲言又止的表情啊喂!】

【新杰大神是真的很宠着修修了】

【还请新杰大神的粉丝们手下留情,偶像行为别上升到粉丝好吗?】

【楼上谁,你skr魔鬼吗?】

【不行了,笑死,叶粉都是人才】

【旁边的肖队那惊恐的神情暴露了一切】

【修修的谎言不攻自破】

【不行,这样修修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叶粉在哪里,还不快吹起来!】

【我们修宝最棒了,把菜烧糊了也棒!】

【楼上又是谁,闭麦吧,哈哈哈】

对于粉丝们的疯狂刷屏,四位大神一致表示,等等,先把这关过了再说。

游戏重新开始,四人分工明确,肖时钦和叶修切好牛排呆在游戏地图的右半边等着牛排煎熟,而喻文州和张新杰则是选择在左边老老实实地切菜,装盘。

“汉堡上面的面包在谁哪儿?”肖时钦操作着角色端着一个已经煎好的牛排问。

“最左边的箱子里。”喻文州忙着切菜,抽空回了一句。

“你自己来拿,忙。”张新杰头也不抬。

“哦,我来了。”肖时钦端着盘子纵身一跃,丝毫没有考虑到右半边的地面升起的问题,风风火火地跑到左边拿到了面包,独留叶修一个人在右边看着锅。

“小事情你……”修修委屈,修修坚强,坚强的修修不需要抱抱。

【哈哈哈哈,笑死了】

【肖队是忘了自己要一直在右边这回事了吧,哈哈哈】

【天啊,修修委屈的表情啊】

【想太阳】

【楼上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准啊!】

【给你三秒钟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小事情懵了,小事情一脸怎么办的表情】

【我鱼也懵了,他也忘了那回事】

【张队也是,2333】

【修修:就我一个人记得刚刚我们的战术……】

【所以说不愧是友尽游戏啊】

“别瞎说啊,”叶修看了眼屏幕,“还没友尽呢,刚刚是我们没有贯彻好战术,我们很厉害的。”

“友尽挺好的,”喻文州笑笑。

叶修:???

“爱情的开始。”喻文州慢慢悠悠地接下去说。

叶修冷漠,“分手!”

就你皮,我荣耀教科书还治不了你了。

TBC

每个合集的Like成反比例函数增长2333

怎么还没写到沙雕的部分



【all叶】荣耀理科班(6)

*很沙雕,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欢脱向,开开心心每一天

*看到即是有缘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5】


28


然而高三一班本着想多接触接触叶老师从而愿意学习A level数学视死如归的决心并没有实现,这一切的缘由便是,在高三四班11月份重考完数学之后,冯主席决定让叶修继续教他们高数。


对此,高三一班的全体同学即使在平时有着诸多不同的意见,第一次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开什么玩笑,本来学数学就够呛,这里面简直跌宕起伏,充满人生的苦辣,见证了人生是会落落落的但是就是不起的各种泪洒试卷的现场。因为是文科生对于理科就一直保持这种得过且过的态度,分数足够申请就成,反正还有其他擅长的学科撑着。现在好了,看看这满满当当的数学课表,看看这课件里的内容,就问一句,这还是人吗?


高三一班:是谁阻挡了我们上修修课的机会?


格外害怕的方锐立刻哀嚎:不是纯数,是高数啊,我日!!!


29


再回到高三四班,不得不说叶修讲课的效率实在是高,不出两个星期内,所有考试的大纲就全给复习完了。


考试的一周前,叶修特意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搭两年间As到A2的常见题型解法和公式,然后订成了厚厚的四本,分发给众人。


望着着厚厚的知识重点,总是记错公式的张佳乐显得有些害怕。然而当他翻开讲义的第一页,嚯!修修手写知识点大全。


背!必须安排!再记不上就原地炸成百花缭乱!


30


当然,在这复习的两周内,常见的情景就是:


“翔哥,请你到黑板上做一下这道题,”叶修玩着把塑料尺慢悠悠地撤出嘴角,露出一个懒洋洋地笑。


孙翔有些茫然地翻着叶修发的手写笔记,又看看黑板上写的例题,“这道题的题型你没有讲过啊,”然后又像大彻大悟了一样,“哈,我知道了,你就是想坑我,怎么样,没坑到吧!”


不知道孙翔到底在骄傲些什么的叶修放弃了解释,而是换了一个人提问,“糖糕,你来解。”


突然被提名的唐昊也迅速翻起了大纲,动作简直跟孙翔如出一辙,并附和着他的话道,“对啊,你是在笔记里没写。”


叶修抽了抽嘴角,“算了,小周还是你来吧。”


还有一周就要考试了,你们倒是清醒一点啊喂!


31


毫不意外,周泽楷很轻松地解出了例题,得到叶修的赞赏后报以腼腆的一笑,一时间教室里只留下孙翔和唐昊两张面面相觑的脸庞。


叶修立刻表现出一副担忧的神情,咂了咂嘴,“羊习习和糖糕两位小朋友,还有一周就要考试了,你们能行吗?”


“当然没问题了,”孙翔涨红着一张脸,很不服输,在叶修眼里颇有一种死鸭子还嘴硬的傲娇感。


“那我问你,两向量平行有什么?”


得,又是那个过不去的坎。


“有……有有……,叉乘!”


眼疾手快的张佳乐捂住了孙翔的嘴,不顾旁边肖时钦不知所措的惊恐面容,一脸沉痛,“别说了,我的公式又要记混了,靠啊!”


32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尴尬到孙翔都忘记了反抗,沉浸在以为自己回答正确要受到叶修表扬的沾沾自喜当中。


喻文州到底是一个称职的班长,他慢慢悠悠地把张佳乐拉回座位上。


反观叶修,他正露出欣慰的表情。


太好了,回答错了没关系,终于不是同位角相等了。


TBC


我回来了

高数就不是人学的




【all叶】荣耀理科班(5)

*很沙雕,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欢脱向,开开心心每一天

*看到即是有缘

点我看前篇 【1】 【2】 【3】 【4】

22

荣耀学院既然有理科班,那就肯定会有文科班。

高三一班,就是一个妥妥的纯文科班,其班主任是严厉的钱包脸韩文清老师,主教经济学。韩老师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一丝不苟,就是不太爱笑的黑脸有点吓人。不得不说的是,韩老师的业务能力很强,是个资深教师,在他的带领下,高三一班的的经济都是A以上。

当然,经济这门说理不理,说文不文的神奇学科,既受文科生的喜爱,又讨理科生的欢心。说白了就是不仅文科班会学,理科班也得学的意思。

然而,最神奇的还莫过于自从韩老师开始接手高三四班的经济一课,同学们发现韩老师竟然咧起嘴角开始有笑容了。

高三四班的同学们曾经一度想膜拜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深深地触动这位韩大佬坚硬的小心脏,直到他们看到某月某日他们口中的韩大佬勾着班宠叶老师的腰那无法忽视的上扬的嘴角……

全体同学:……淦!

23

叶修与文科班那群乖宝宝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刚开学那会儿第二周周三的第一堂经济课。那天说巧不巧的是韩文清有事去了趟外地无法及时赶回,没有办法才请了叶修麻烦他带一节自习课。

叶修思考了一会也答应了,这还多亏于韩文清愿意分他游戏中的稀有材料。于是当天,叶修照常踩着点进教室,在高三一班一众同学打量的目光中,啪唧一声拍了一本微积分教材到讲台上。

高三一班的同学们集体沉默了。

然后就在这沉默的目光中,叶修毫无压力地从口袋中掏出白板笔,在白板上刷刷刷地画出方程图像并标上函数方程,问了一句,“谁会求这个式子的积分?”

高三一班:无助,弱小,还只能躺。

24

“开个玩笑,别当真啊,”看着这群孩子越发惊恐的表情,叶修见好就收,“其实就是老韩有事出去了,我带节课啊,放轻松,哥不吃人。”

理科特别不好,惊魂未定以至于听错了的方锐,“你吃人?”

叶·无奈·修:对对对,我吃你,行了吧。

25

“诶,我说你们平时都上些啥呀?”叶修眼看着这些乖宝宝们就要开始看书了,心中唏嘘不已,心想老韩也真是的,都把这些孩子们压迫成什么样子了,看看自家那些崽们就活泼多了。

“不就是书本知识吗?”班长苏沐秋很是疑惑。

“那老韩也太不够意思了,”叶修咂咂嘴,“你们累不累了,稍微也放松一下吧。”

“那我们干什么?”包荣兴问。

叶修淡定地打开Steam,“我们来玩Getting over it吧。”

高三一班:诶,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他们就真的玩了一整节的课。

26

自从高三一班的同学们跟叶修熟了之后,韩文清感到自己的学生们皮了。

以苏沐秋为首带领的这班同学们不是没有向冯校长提议,说是想重学一遍AS 和A2数学,点名要叶修老师教。搞得冯校长一度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而对此,高三四班的反应是:

黄少天:嘤嘤嘤,我还是不是你的小可爱了,你不爱我了,去带别的班的皮孩子了。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你要宠我,你要哄我。

叶修:……

张佳乐:你说,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你不关心我了!

叶修:我没找对象就可以绿别人的吗?

孙翔:叶修,你……你你凑不要脸。

叶修:你们闹够了没有啊,能不能像小周一样乖一点啊!

黄少天,张佳乐,孙翔立刻转头望向在叶修后方安静站着的周泽楷,周泽楷从头到脚,连头顶上的呆毛都在表达他的委屈。

小周:老师QAQ

叶修:你怎么也这样……

27

终于在看到高三一班的一大帮同学们在此围向他们亲爱的叶修老师的时候,高三四班的同学们再次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

全体同学:……淦!

TBC

我爱伞哥,带伞哥玩

我在思考,为什么写了五章,都拖沓了这么久,一直在玩梗正文还没有开始。。。

其实玩梗也挺好,嘿嘿嘿。

顺便请假:

因为最近实在是我压力最大,考试最密集的一段时间,所以不得不断更一段时间。

谢谢看我文的小可爱们,那我们一个月后再会!

【all叶】四位战术大师在线分手(1)

·直播体,灵感来自overcooked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开开心心每一天

·有缘千里来相会

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有个共同的小秘密,就是他们有一艘大大的友谊巨轮。他们不仅有四个人的专属群聊,就每次打完世邀赛外面那烧烤摊,海底捞来说,就不知道搓了多少顿了。

当然,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喻,张,肖三位先生表示,为了抢修修,友谊的巨轮爱翻翻。

于是乎,某天的晚上就出现了以下这幕:

兴欣_叶修V:今晚7点,荣耀直播平台在线分手@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

几乎是瞬间:

霸图_张新杰V:敬请期待。

雷霆_肖时钦V:很期待哦,前辈。

蓝雨_喻文州V:我也很期待。

得,一看就是四个人提前串通好的。

对此,微博上那些苦苦等待并希望叶修也能露个面,偶尔吱个声的粉丝们,炸成烟花,炸成心形烟花,炸成个烟花都是爱修修的形状,以至于他们后来才意识到,哦,四位心脏大师一起直播。

啥?一起直播——还扬言要分手????!!!!

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四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在一起的,怎么告白的,谁表白的谁,有没有玫瑰,有没有戒指,有没有……

咳,好像扯远了。

总之,不管微博上炸成了什么样子,不管国家队那群男人们怎么哀嚎,7点一到,叶修准时开了直播间,主屏上早已显示出了本次直播的游戏——分手厨房overcooked。主屏的左下角上四位身着四色体恤的心脏大师们一人抱着一个手柄正襟危坐。

【哇,前排!】

【嘤嘤嘤,乐乐杀!】

【叶神看我看我看我!】

【我鱼!!!!】

【抱走新杰大大和小事情】

【楼上过分了啊!!!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活的四大战术大师诶!!!!兴奋!!!】

【原来是分手厨房,啊哈哈哈!】

【四个人的四色体恤难道是情侣装!!!!】

【妈呀,大新闻!】

【我已经预知到接下来将会是充满血腥风雨的一场殊死搏斗。】

【那里有修修,那里就有修罗场】

“大家好啊,能看到吧?呃,欢迎大家来看我们直播分手厨房啊。”叶修懒洋洋地对着镜头问了一声好,然后伸手戳了戳旁边的喻文州,“都来打个招呼吧。”

“各位晚上好啊,“喻文州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肖时钦和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附和了两声。

【晚上好啊!!!!】

【叶神苏苏苏苏!!!】

【喻文苏苏苏苏!!!】

【哈哈哈,刚刚新杰大大和小事情大大神同步好逗啊。】

“其实我们昨天晚上已经磨练了一会儿,现在变得超级厉害了呢!”叶修露出一个骄傲的小表情,打开选人界面,“我要这个灵车漂移小浣熊。“

“是的呢,”喻文州随口附和,如果眼里的宠溺如果可以实质化的话,那么一整房间怕是都要遭殃,“那我就要这个小狐狸好了。”

可以了,文州大大,不就是想和叶修做一对动物烹饪家嘛,划重点,一对。

张新杰不是太在意人物,就随手选了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就这个,我选好了。”

肖时钦就跟着选了一个绿眼睛的妹子。

【承包修修那个可爱的小表情,嘿嘿嘿。】

【妈呀,我鱼要不要这么宠啊。】

【修修竟然坐轮椅?】

【可以,这个人物很张新杰。】

【小事情大大的眼睛是微草绿吗?】

【我是王杰希,我已经举报了啊】

【楼上的够了啊,哈哈哈】

“先从第一关开始让大家熟悉一下游戏吧,”喻文州温声提议,然后驾驶着游戏界面上的小巴士慢慢悠悠地驶向第一关。

“四个人,两个砧板,一个锅怎么分工?”张新杰皱着眉头提问,有些不太赞同。

“还有一个人刷脏盘子,”叶修甚不在意,大手一挥,“走起。”

游戏开始,第一关教你如何做洋葱汤简洁明了,就是三个洋葱切了往锅里一扔,待煮熟后就拿个盘子一装。

喻文州操控着小狐狸从箱子中缓缓拿出一个比人物头还大的洋葱,就这么抱着,一个一个地放到台子上。而此时肖时钦和张新杰的小人早就移动到了台子的另一次,接过洋葱开始切,再将切好的洋葱递回去,好让喻文州去下锅。

此时叶修正歪在场景旁边的一个角上滑水,边划边指挥,“文州啊,你能不能快点啊,摁A键加速会不会。小事情,文州忙不过来,你来帮一下。”

两锅汤做完,盘子就该洗了,这时候一直躲在一旁滑水的叶修突然就发话了,“新杰,刷盘子去。”张新杰很是无奈地瞥了叶修一眼,还真的操控着游戏里切菜切地很欢快的小人,端起盘子去水池边洗了。

【刚刚是谁说的第四个人刷盘子的2333】

【修宝光明正大地偷懒】

【新杰大大还真的去洗了哈哈哈】

【修宝:我不管,你们要宠我】

【喻&肖&张:好好好,宠宠宠】

【楼上的,笔给你,你来写】

第一关结束,妥妥地三星,叶修划完水心情很好,“你们看看,这就是默契,你们为什么玩不好,因为你们没有默契啊。”

【这位选手我希望你实事求是】

【这位选手我希望你认清现实】

【这位选手要是你再这么大言不惭的我就要报警了啊】

“这都哪跟哪儿啊,我明明有很认真的在为文州,新杰和小事情,”叶修顿了顿好无愧色地接了下去,表情十分认真,“加油鼓劲。”

【……】

【……输了】

【……甘拜下风】

【……是是是,修修说的都对】

啊,今天的风儿好喧嚣。

TBC

写着玩玩

写到正文是不可能的了


【all叶】荣耀理科班(4)

*很沙雕,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欢脱向,开开心心每一天

*看到即是有缘


点我看前篇 【1】 【2】 【3】


国庆特别篇


15

众所周知,高三四班因为是个重考班一直不被其他班即老师所看好。


众所不周知的是,叶修与高三四班的同学们在不知不觉中就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觉得这帮学生还是很聪明,很好学的。


为了究其缘由,有一次他与那位曾经教过这帮学生的肯尼亚黑皮老师对过话后,叶老师表示,他的孩子们真的受苦了。


“the 哇克头 is 巴巴滴库拉读 ……”肯尼亚老师滔滔不绝。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忧伤他包围着我。


16

最近高三四班的同学们觉得叶老师很不对劲,上课时总是以一种十分奇怪但又说不上来的目光看着他们,当然这可以归结于护崽心切,这是他们有所不知的。连最迟钝的孙翔和唐昊也反映说,最近叶老师都不动不动开群嘲了,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直到叶修在班会上懒懒散散地对他们说,你们尽管皮,出了事不要怕,哥顶着。


直到叶修带着他们一起开黑打炉石,一起浪……


高三四班的同学表示叶老师就是天,谁再说他一句不是就把他锤到地里头去,拔不出来的那种!




17

没有升学指导员分配给四班,叶修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他很生气,并决定向亲自上阵,独挑帮助学生们修改文书的大梁。


“小周啊,你的文书写的有点范啊,”叶修看完了周泽楷的文书,总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世界的尽头。这篇文章翻译一下就是:经融数学,好,喜欢。虽然说至繁归于至简,但是简成这个样子,叶修表示他也是长了见识了。


总结一下就是,可以这很周泽楷。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叶修,听到这些话以为叶修不太满意,顿时有些委屈,“这样写不行吗?”


“咳,小周啊,你为什么想学这个专业呢,你看你把这个写上去就更好了。”叶修实在是不忍看到周泽楷蔫不拉叽的可怜模样,委婉提议。


“叶老师,喜欢。”周泽楷想都没想,直接开口。


哦,因为我啊。叶修心下了然。


啥?!!!


我读书不少,你别骗我。


不是我没来之前你就想学的吗?


叶修感觉他的整个世界都在被’卧槽’这个词刷屏。


叶老师生平第一次感到无语凝噎,还是因为话不多的周泽楷。


18


“哟,文州来了。”叶修看到第二个进来的喻文州,招手打招呼。


“那就麻烦老师了。”喻文州客气地道谢。


只见喻文州的文书上就人性到底恶善与否写得洋洋洒洒,随即又来了个什么宏观经济与政府财政策略的关系。


叶修:……忘记这货是要学PPE的了。


#问数学老师怎么帮助文科生,在线等,挺急的#


17


“老师觉得如何?”喻文州悠闲地喝一口叶修递过来的水,慢悠悠地开口。


“文笔不错。”叶修毫不吝啬地夸奖,“比我还差点。”


所以说叶修毫不吝啬地夸奖,才怪。


叶老师怎么会是那种承认自己什么都没有看懂的那种人呢?


“那是自然。”喻文州笑眯眯的,很自然地接了叶修的话说。


所以说,叶老师是团宠。


20


文书对于不同的学生而言,难易程度自然就不一样。


例如王杰希,思维新奇,开头段尤为抓人眼球。严谨如张新杰,开头主体总结,写得步步到位。再如肖时钦,对于工程和流体力学分析得可圈可点。


对于以上这些同学,能减少一下工作量,叶修表示甚是满意。


然而,神说有正面教材,那就一定会给你来几个反面典型,让你见见世面。


先说说张佳乐同学,申的是神经科学,但是……叶修表示你不是应该以生物的角度出发来展开讨论吗,谁让你写微积分了,我去啊!张佳乐的小花瞬间就蔫了,并表示因为你来了所以微积分才有趣了啊。但是忧郁美男子乐乐没有把这段丰富的内心戏深情并茂地在叶修面前表演一遍,以至于他后来十分后悔。


再将目光转向孙翔同学,这文书真的是羞耻心爆表啊。什么我以后一定会超过叶修老师的,要让老师认可我等等等。叶修抽了抽嘴角,表示他都有点没眼看。


哦,等等,什么?你说唐昊同学啊,别问了,他此刻正坐在叶修对面,涨红着一张脸,啥也憋不出来。


19


群聊:皮皮修护卫队



匿名:【一学生考完高数大喊高数不是人学的东西jpg.】@君莫笑



匿名:【很皮jpg.】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这是谁发的,还有那是这个学生没有福气遇不到老叶好不好。老叶呢,呼叫老叶快来看看啊@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老叶老叶老叶,快说句话啊!


生灵灭:是啊,被叶老师教的感觉真好。


一枪穿云:嗯(≧∇≦)ノ


一叶之秋:黄少天,你又刷屏!


夜雨声烦:什么刷屏,我这还不是为了召唤我亲爱的老叶吗?老叶快出来啊@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唐三打:呸!



百花缭乱:@夜雨声烦【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jpg.】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


「群主君莫笑已禁止匿名」


君莫笑:不能匿名了,真好。


王不留行:【普林斯顿微积分,托马斯微积分,力学解析,线性代数解析大全,正态分布及其运用jpg。】这才是真正的力量,年轻人。


夜雨声烦:谁能学完这么多书啊,这还是人吗?啊,是人吗,是人吗,是人吗?


君莫笑:唔,图里除了力学,哥其他的都学过。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黄少,打脸不?


石不转:……黄少,打脸不?


无浪:……黄少,打脸不?


一枪穿云:……黄少,打脸不?


王不留行:……黄少,打脸不?


生灵灭:……黄少,打脸不?


索克萨尔:……老师是对力学有什么意见吗?


王不留行:不,是想法。


一枪穿云:老师,厉害。


一叶之秋: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学完的!!!你等着!!!


百花缭乱:梦里什么都有。【为楼上递上六个核桃jpg.】


夜雨声烦:人生好艰难,你们都针对我。【黄少天表示不想说话jpg.】


生灵灭:黄少不想说话?!【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jpg.】


君莫笑:哪个不难,你告诉我。


唐三打:睡觉不难。


百花缭乱:吃饭不难。


君莫笑:吃完睡,睡完吃,真好。


石不转:老师生活不规律,不好。


一枪穿云:老师,身体重要。


索克萨尔:可以组织一起去外面爬山,呼吸新鲜空气,怎么样?


王不留行:去最近的公园转转怎么样?


夜雨声烦:是啊,老叶老叶,你看你宅的,总不能一直不动吧。来来来,一起去新开的游乐园吧,敢不敢去鬼屋啊。老叶你敢不敢啊,敢不敢?


君莫笑:是啊,生活多姿多彩,真好。


唐三打:你怎么老是真好。


君莫笑:是不是很难受?


百花缭乱:不不不,你发的,怎么会难受呢?


君莫笑:嗯,敬爱老师,真好。


夜雨声烦:真好。


一枪穿云:真好。


王不留行:真好。


石不转:真好。


唐三打:真好。


无浪:真好。


一叶之秋:真好。


百花缭乱:真好。


生灵灭:真好。


索克萨尔:真好。


叶修,遇见你真的特别好。


TBC


国庆快乐!国庆放假七天真好!